人会死亡,文明和文化会被接管或遗忘他们的过去,我们的基因组会被分解,或被辐射、环境污染、疾病所破坏;我们的神经网络会忘记,或终将退化。人类和所有生命的共同敌人是熵(物质的不确定性)。反之,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获取信息。

下面是对这些情况的信息论和物理学解释,以及一些帮助我们实现共同目标的想法。

关于黑洞

当著名的牛顿看到一个苹果因为重力掉在地上时,他没有注意到另一件事——苹果不仅落在地上,它还从过去落到了未来(现在)。是什么力量把苹果拉到了未来?

根据对现有证据的解释,我们确实掉进了一个“黑洞”——不是引力,而是熵。 我们所知道的信息,实质是减少信息来源的不确定性。当一枚硬币(信息源)在空中旋转,你并不知道它落地时是正面还是反面向上,即其结果具有“熵”(随机性),当它落地时(你观察到结果),你得到“信息”(关于结果的确定性)。

人类的生活是结果的累积,因此可以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的“信息”。

人类思维很大程度上是将习得的经验编码于神经网络权重分布中。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多数 每个人最终都死了。事实上,平均每天有超过15万人死亡。每个人的大脑约有860亿个神经元,人脑死亡的时候,我们就丢掉了在这些神经元里被编码的信息。

我们说,过去的信息正在流失。如果仔细观察,这个过程与物质进入黑洞事件视界的过程非常相似。看看“现在”这个时刻:作为相对稳定结构的一部分,未被复制到未来(“现在”的下一刻)的信息永远丢失在过去。“现在”现象非常类似于一个事件视界,或在抛光的风熵中增长的表面边界。

熵(“随机性”)破坏信息,但也揭示了新信息。它并不完全站在我们的一边,它有助于我们创造,也让我们失去了我们拥有的部分。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世界能够保存我们的现状,并发现新的信息。

共同的目标

我们的隐含目标是相同的,即使是40亿年前。生命起源于第一个分子,也许是RNA,能抵抗熵的破坏力。就像地球能够抵抗重力一样,RNA分子能够通过复制自身来抵抗“熵力”。在熵的压力下,信息扩散过程开始进化以抵消它。DNA、细胞、性、神经元、大脑、书籍、电线、处理器等等,这些都是信息增殖机制的例子。所有这些进化的共同之处,是它们都解决了在空间和时间距离上复制信息的问题。例如书籍,像DNA一样,是一种更稳定的信息媒介,使我们能将古人的知识复制到现在。

在大脑和计算机处理器的情况下,很明显,思维是通过神经突或电线将信息从一个地方复制到另一个地方而发生的。有些信息被复制到另一个神经元,有些则不会。在性行为的情况下,它可能不那么明显,但性是进化思维的工具,它一步一步地增加了后代的变异:某些环境中的某些基因型被复制(繁殖)到未来,有些则没有(它们会死亡)。就像我们更可能保留不断传播的解决问题的想法(神经元的信号),进化倾向于支持那些能解决问题的后代分支,并有望在未来更可能抵消熵(=保留信息)。

换句话说,世界的熵(F)在训练我们这些变异复制器(=信息),寻找关于熵(世界)本身结构的最佳模型(F’)(=更多信息),采取行动(X)来抵消它,这是我们隐含的目标(Y)。因此,我们做科学,研究物理定律来理解(F),通过构建我们自己的(F’)去应对它。*

我们的目标方程很简单:F(X)=Y,我们需要找到X,为什么?我们不想死。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的神经元中被编码的生命体验消失,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的人民中被编码的文化破坏,被熵摧毁,终结于噪音制造者、污染物、蚊虫叮咬、病毒、政治恐怖分子和文化入侵者。

与熵相反,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创造和保留信息。

谷歌、中国和伊隆马斯克有什么共同之处?

一个公司,一个国家和一个个人。

早在199X年,谷歌就已经确定了组织世界信息并使其普遍可用和有用的使命。该任务定义准确地抓住了拯救信息的要领,它正在重新排列信息结构,以使更多样化的信息存在。

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期间,中国宣布了一个崇高的目标:“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个共同的目标可能难以捉摸,但鉴于以上思考,我们,生命,有一个共同的隐性目标:战胜熵(组织信息)。

最近,伊隆马斯克明确承担了一项拯救生命的使命。既通过资助FLI挽救使命宣言中声明的生命,又采取其他努力,例如SpaceX通过太空船扩散生命,使其多样化地存在于其他星球。

我很确定这些实体在某种程度上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同样的问题。

什么宇宙飞船能拯救我们?

现存风险不仅存在于全球层面,也存在于个人层面。生物有机体的预期寿命可由冈珀茨-梅卡姆死亡率定律预测。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介绍,但重点是我们的生命体经历了一个类似于俄罗斯方块游戏的过程。

在俄罗斯方块中,当砖块下落的速度超过某个阈值时,你会迅速失败。同样,当人类生命体达到一定阈值时,人会快速死去。生命的环境影响(如游戏中下落的砖块,如食物和其他许多因素)对我们的身体来说太快了。两者很相似,因为像俄罗斯方块的砖块一样,我们生命体中的恶性结构也是多样的和非均质的。它们起初可能很小,但最终会导致大问题,例如空气污染微粒,因为类似结晶作用形成凝块,最终导致中风(参考)。

无论如何,对于比上面提到的范围更广泛的问题,已经有了系统的解决方案,这给了我们希望。Henry W. Lin和Max Tegmark最近的见解和发现表明,我们的物理定律确实很简单,深度学习算法(和我们的大脑)可以解决它们。

解决方案

教育+

用深度学习 首先使用大脑
如果你得了一种没有已知治愈方法的疾病,或者想让你的祖父母免于死亡,那么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进入能够灵活解析和理解异常结构的年轻人的思维,并运用我们三维游戏中的技术来表现生物数据的世界——可以击败“俄罗斯方块”的思想。

你可以投资“教育超级通道”,运用人类的海马神经可塑性(hippocampal neuroplasticity)、奖励依赖(reward dependence)(例如由于博彩中奖的不确定性,导致玩家沉迷于其中)、社会吸引力(social attraction)(例如人们习惯在社交网络中寻找朋友)和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等,去创造一种强大且易于成瘾的社群,以此来吸收世界各地的人才。然后便可以输出治疗绝症、逆转衰老的方法,设计出新的概念汽车和其他新型交通工具,气候控制的解决方案,以及各种有用的设备,像人体内的远程手术机器、可植入人体的健康监测传感器,确保人体没有任何部分脱离动态平衡。

这个电脑游戏,我称之为3D学习迷宫,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工作原型。除了3D方面,基于Schema.org的结构,目前正在进行关于秘密锁位置的结构化数据。它可以为VR技术提供改变世界所需的动力。

计划从细微开始,然后指数增长。

组织+

教育+只是一个想法,我们需要一个在全球性挑战的背景下进行批判性和建设性讨论的地方。这是WeFindX追求的理念和项目:一个金融智库。在那里你可以谈论世界上最大的挑战,给出建议,分享解决问题的想法,启动或资助基于它们的项目,并且可以半自动控制投资。无穷项目的完整描述超出了本文的范围。

住所+

随着我们的环境的熵增(比如污染,噪音),特别是在发展中地区,我们需要保护自己免受食物、空气、水、传染病、高温或低温等熵的影响。针对此问题,我有一个称之为胶囊公寓的想法,因为通常传统意义上的“家”(房屋)是昂贵的,所以很多人会因为这个“家”而终生不离开一个地方。把房屋和汽车连成一体的想法,可以作为一种替代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使我们能够降低死亡和流行性疾病等风险,并使人类群体更加灵活。当气候不断变化时,可以让人们自由的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生活。

【胶囊公寓(capsulated habitation)】它有潜在的扩展空间,允许我们安装更多的传感器来监控我们的健康,当我们的身体发生病变时,应急系统会自动启动。自然死亡的老年人往往是在睡梦中死去。如果可以在床上安装某些传感器,当躺在床上的人身体发生某些变化的时候,应急系统便会自动采取紧急行动(发出警示或者基础治疗等)。胶囊公寓就是这种床的外推法,并且它可以让我们在任何地方工作。

机器人+

我们的手是我们能够创造地球上所有技术的关键因素之一。现在,我们已经拥有具有触觉和力反馈的假手。如果我们把这样的假手小型化,用电子手套取代电脑鼠标,并允许互联网上的人通过控制这些手,在微观层面上直接从电脑游戏中进行所有类型的手术,他们能做些什么?

如果我们能用较小的手创造更小的手,然后重复这个过程会怎么样呢?若有足够多的人脑控制这些手,我们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通过微型肢体,游戏玩家可以练习对各种小动物进行手术,比如对昆虫、蠕虫、虫子,最终达到某个临界点,纳米机器人可以广泛地用于灵活有效地修复我们,在我们死亡之前。*

熵的宇宙飞船

生命本质上是一个从细胞到细胞,从大脑到大脑,从计算机到计算机,产生新技术,抵消熵压力的信息扩散过程,就像在恒星核心燃烧的核燃料产生抵抗重力的力量一样。

我们如何构建信息火箭?

当我们燃烧燃料并使用第三牛顿定律加速到轨道速度时,生命会在熵场中复制信息以推动自身发展。

想法 1 - 大脑间的接口

类似火箭的连接,大脑与大脑可以直接连接,通过插入高分辨率感观像素矩阵板并整合到脑胼胝体中,使我们的思想能够在彼此的大脑之间自然流动,就像在我们的左右脑半球之间流动一样。如果个性、记忆和梦想不仅仅储存在一个大脑中,我们就可以通过改善沟通来互相挽救。

想法 2 - 并行人工神经元

类似人工神经细胞,它被注入血液时会发现其他神经细胞并附着在它们周围,创建一个并行的神经网络,与底层的生物网络具有完全的双向通信,并且能够提供与外部设备和大脑的无线通信,在许多人的脑海中复制我们的记忆和个性。

想法 3 - 通过VR技术连接

利用VR技术来连接我们的能力。-- 3D迷宫的想法

想法 4 - 通过冷冻保存信息

还有人体冷冻技术,尽管它更像是一个冰冷的轨道停车,而不是“推进”本身。

想法 5 - 加快技术奇点

超级智能迅速发展。这是非营利组织SIAI在2000年开始实施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枚火箭更常坠落,而且很可能如果我们从(2)或(3)开始,我们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并且在使它们安全之前解决超级智能控制问题是很重要的。

结论

我们是信息,我们需要新信息基质,否则我们会死。我提供了一些关于新技术的想法,比如教育超级通道(education hyper tunnels)、通过计算机游戏控制的力量操纵器(force manipulators)、胶囊公寓(habitation cells)、胼胝体连接点(corpus callosum junction)和其他一些想法,以帮助预防大规模流行病、进行急救处理、创造更多可靠的人体冷冻法,帮助组织和管理对想法发展的投资,以提高我们更早创造可靠的脑海可以存在的信息基质的概率。

既然有一些想法对我们所有人都有用,人是文化的信息基质,但不同的文化竞争编程它,与其专注竞争互相覆写更有道理的是,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合作创造更好、更多的信息基质,来维持、保护和发展我们所有的文化。

如果我们尽早采取行动,与相关人员分享相关信息,相关技术将更快实现,我们的头脑可能会成为更可靠的基质,以便在未来数十亿年内亲身生活和探索宇宙,就像我们的DNA一样

那么,想想从这里要和谁分享哪些部分,让我们一起达到熵的逃逸速度:

如果像俄罗斯、美国、中国等竞争实体、情报机构、竞争公司和一般人,都意识到如果我们更多地投资于医疗、文化和信息技术中,那么我们就可以从死亡中拯救自己(否则在没有安全的技术进步的情况下,我们大多数人在未来几十年都将死去,这在地质时间尺度上只是一瞬间),创造一个更高级的保留意识和帮助我们各种文化繁荣的基质,而非作为信息基质互相取代。